氯化钠与鱼

懒癌晚期非洲煤矿工,做自己喜欢的事:D

我爆笑

Keszlkkmn.ipu:

一次普通的传画
第一棒 @暮雨花夭
第二棒 @华相缪_
第三棒 @kace没睡醒
第四棒 @汁吱吱
第五棒 @yl文山
第六棒 @婉桐
第七棒 @氯化钠与鱼
第八棒我
第九棒@拾玥
第十棒 @鹅鹅鹅鹅鹅鹅
以及最后的群宣

p1是华仔生气的样子,华仔真的巨无敌可爱了
p2是我现在的金顶日常,独立寒江金顶全鱼宴了解一下x(不过现在好像不全了
p3是内销的同门!他超可爱的!感谢他带我体验了什么叫双飞同骑抱抱噫呜呜噫
p4p5是日常
华山内销真的好吃噫呜呜噫

p1是小华山向师姐学做胡辣汤送给道长( ´・ᴗ・` )
听说给喜欢的人送胡辣汤能成噢【假的
p3大概就是我现在的现状了,拉入坑的以前认识的车友全是一群鸽子
有没有独立寒江的同好一起看风景啊噫呜呜噫

怂恿亲友玩道长结果产生代沟???
p1梗源自p2,3
p4是尝试画画自家华山xd
p5,6是日常
字丑抱歉emmm

画画自家的华山儿砸
刚刚玩的丑新一只´_>`
最后是游戏里的样子!就不像!

官方这次让我想要爆炸!!!
麦源真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
甚至想起了远古的坑

守望这个游戏是不可能有橙的
只可能是蓝天白云的
是我图样了,以为能抽到新皮肤

【马场林】刀匕相鸣(3)上

短小,短小,短小
ooc,ooc,ooc
第三章分了上下两篇,比较赶,打字比较快,有错别字麻烦提醒一下我蛤蛤蛤
三次是真的忙,所以更文速度堪比乌龟x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 No.3寻人
        “玛丽——你在上面吗?”林侨梅往花车第四层喊。可惜火光太强,看不清楚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抱你上去,时间不多了。”林宪明说完一把抱起林侨梅,脚一颠便跳过栏杆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 另一边的马场跟着蜘蛛的指示来到了现场。
        一阵阵的热浪袭来,还带着焦味和肉香味。马场用手比划了几下,火海竟自己分出个道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行,我感应不到玛丽。”林侨梅为失踪的好友焦虑不已。
        火势已经蔓延,没有得到及时的补救,周围的房屋已经点着,甚至因风越烧越旺。林宪明心里琢磨时间离半小时还有十几分钟,玛丽也可能去了安全的地方,边对林侨梅说:“要不我们先离开这里,再去周边地区看看。”
        林侨梅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什么?火扑不灭?这是什么理由?!无论如何都要灭掉这场火!”桌子被捶的砰砰响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长官!我们这就去,这就去!”下属们急忙跑出门外,生怕继续被上司责骂。

        离开了火场的林姓兄妹看见了正在边缘施法隔离的支援部法师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姐您好!”林侨梅上前与其中一位法师对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您好。”法师施完法便回应了林侨梅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请问您有没有看见红色卷发,比我高一点,绿色眼睛的女孩子?她叫玛丽,是我的同学,我和她走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有看见,也许她去了其他人的地方呢?别担心,我们有搜寻队在里面清场,你的朋友没有烧成灰的话,一定能找到的。”法师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……谢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等等!”法师突然叫住离开的林侨梅,“我知道你,新来的交流生,你可以去外城交际部请求全城搜寻!”
        这场问话并不是没有收获,林侨梅匆匆忙忙拉着林宪明往外城交际部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马场,你现在还在火海吗?”蜘蛛发出了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,有什么事吗?我还没探查完情况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刚刚布在外城交际部的蜘蛛有了动静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动静?”与此同时,马场在花车的底座找到了一个东西。一个红色的宝石圆片,质感似乎有些熟悉,一时间想不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刚刚蜘蛛与我共享了听力,我听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。你知道马克吗?”
        马克这个名字有点耳熟。貌似在学术海报上经常出现,是个热爱博多城文化的外人,后来定居在了这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有点印象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他死了,我想麻烦你去交际部一趟。”
         ?!
         马场收起了圆片,立刻撤离了火海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么巧?是怎么死的?”先是花车爆炸,后是学者死亡,还正逢两城交流会。
       “应该是他杀。蜘蛛告诉我看起来是毒杀,但没有毒发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 马场要刚进入交际部遇见了一出好戏——一个女人与看台的发生了争执,旁边还有个劝架的女孩。
        等等……
        马场对那个女孩有点印象,她在交流会开幕式的舞台上表演过,那最耀眼的光柱让人印象深刻。
        “哈?什么叫因为死了人所以不处理失踪人口?”
        “抱歉,是真的不行,今晚我们这里暂停服务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哎哎哎,别吵了……哥哥……”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我还想问一下下有没有相关的同好群?👀

【马场林】刀匕相鸣(2)

ooc,ooc, ooc
短小,短小,短小
重要的事说三次
下章两人相见:P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 No.2开幕式(下)
        “你在看什么?待会儿就要到最大的花车了。”马场好奇地凑近榎田手中的水晶屏。
        水晶屏显示着一段录像,很模糊,而且还是在黑夜里拍的。地点是森林,不过森林中有一些东西时不时地冒出头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复仇屋新得到的录像,因为不大确定就给我备份了,这个存储咒语只有一周的功效,我只能在这一周内努力了。”榎田说道。榎田是个隐藏得很深的召唤师,召唤兽是蜘蛛,不过不常用。
        “召唤师的话,对这些魔法生物都很熟悉吧。”马场看着播放着的录像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,魔法生物倒是居于其次。你看这个。”榎田发出几个音节,录像立刻切换到了一个城墙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城墙?”马场疑惑道,再仔细一看,迷迷糊糊的录像竟有点不对劲。果然,没一会儿,城墙竟然透出一个人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看,虽然录像有些模糊,但还是可以看出来这个人是从墙里透出去的,和穿墙咒语不一样,他就像从水面钻出来一样。不仅如此,你还可以看见他背上有点什么。”榎田指着录像里的人的背部。有些凸起。
        录像里的人又开始变化了,他蹦着身体,体型越来越大,变得和之前在黑夜里身影差不多。
        “复仇屋收到的这个录像是委托人给的,我挺想去拜访一下他了解他当时的情况。但是我看见海报说今天有交流生开幕式,我觉得在开幕式里能得到更多收获。”榎田解释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倒是真的。”马场赞同。

        林侨梅拉着林宪明回来的时候,最大的花车入场了。
        最大的花车上载有二十多个人,足足有四层之高。交流生中的玛丽被选为花车的中心和交流生代表。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的玛丽真漂亮啊。”林侨梅看着车上打扮的光鲜亮丽的玛丽感叹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妹妹也很漂亮!”林宪明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说笑了哈哈,我倒觉得哥哥更漂亮噢,尤其是上次来看我穿的那个白纱裙!”
        “侨梅想要的话,哥哥可以给你买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一直以来,兄妹俩都比较贫穷。直到后来林侨梅被看中拥有魔法天赋被华九学院录取,昂贵的学费看得两人晕乎乎的,林侨梅甚至差点因为学费问题要申请退学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就是学费吗!你去上学,我给你赚!”林宪明咬咬牙,开始做起了高风险高收益的雇佣兵,为妹妹的学费打拼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雇佣兵的工作做起来了,生活开始变好,还有战利品可拿。那件白纱裙就是战利品之一。但战利品之所以称作战利品,就是因为东西都是从目标那里拿来捡来的,一般都会认为沾了不干净的东西。林宪明作为雇佣兵,一直都是在刀尖上走,根本不在意这些,可对于林侨梅就不一样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了,哥哥赚钱那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滋滋——滋啦——滋滋——”大型花车前的明太子花车突然停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车上的人开始骚动,有人从车上翻下来检查出了什么问题。大型花车也因此前进不得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怎么就停住了?那车的能源够用啊,灯都没熄。”玛丽低头问下一层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知道,有人去检查了。”下一层的人回答她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诶,停住了?”林宪明隔着人群,难以看到里面出了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蜘蛛感应到东西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马场看着他,等他的下一句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有个地方,能量剧增,临近爆炸值,”榎田说道,“很近,但很奇怪,感应不到方向,有人干扰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大概知道在哪里了,我去看看。”马场从屋顶翻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    钻进花车底的人还没有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又有一个人进去查看情况了。就在他进入的一瞬间,明太子花车发生了爆炸!火光黑烟直冲云霄,冲击波波及到了周围所有的人和物。
        林侨梅默念咒语。保护屏障撑开,包裹住了两兄妹。让冲击波的伤害减到了最小。
        围观的人群伤亡人数不少,前排的人直接烧的面目全非,有的已经成了黑炭,根本看不出来是个人了。后排的人也没好到那里去,被冲击波震死的,震伤的,被踩伤的,踩死的,都有。
       “等等,玛丽呢?”林侨梅自然没有忘记自己的同学。保护屏障还在发挥着它的作用,兄妹俩往火海里慢慢挪进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这个屏障能撑多久?”林宪明见过在火海里因为屏障破碎被烧死的法师不少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概半个小时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二十分钟,超过时间没找到人就别找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爆炸范围刚刚好包括了明太子花车的前后花车,现在的大型花车居于大片火海之中。
        “玛丽!你在吗?!”林侨梅大喊。
        玛丽作为学院前来交流的学生,实力自然不差,林侨梅不信她不会为自己念个屏障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火海里没有人回应她。

TBC